追念柴德赓先生
来源: 《青峰学记》   发布时间: 2013-05-28 08:33   1510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1992年,江苏省文史资料编辑部出版《青峰学记》,以纪念柴德赓。其中有人大常委会周谷城,雷洁琼副委员长的题字。这二位老人是文化界的名人,也是柴德赓的挚友。黄文浩教授是柴德赓到江苏师院创立历史系时期的青年教师,1955年叫歇碑发现经过是知情人之一。1958年那篇大批判式的文章,是运动的结果。是所谓“向党交心”的一部分。“大批判”---“检查”---“过关”是运动的组成部分。从《柴德赓日记》有记录。
 

1955年夏,柴德赓先生奉派来江苏师范学院主持历史系(过去只有历史专修科)。当时我在教务处工作,经常到历史科联系工作,了解情况。柴先生到后,有一天我去拜见他,我表达了对他的景仰后,自我介绍是苏州人,在高校学的是教育专业。柴先生同我聊家常似地亲切交谈起来。他说对苏州很感兴趣,因为苏州历来是人文荟萃之地,而且有“天堂”之美称。他又谈到苏州有三岛:桥岛、塔岛、坊岛,值得好好研究。沧浪亭五百名贤祠,用碑刻五百名贤的绘像,在国内少有。他鼓励我说,你是苏州人,今后研究苏州地方史有很多方便。接着他又谈起史学工作与教育工作,他说二者往往是统一的。孔子是伟大的教育家,又编写了我国最早的编年体史书《春秋》,所以孔子也是史学家。这部书有褒有贬,目的在教育人。司马光的《资治通鉴》更是寓教于史,虽然这是帝王将相的教科书,但舍其糟粕,其中许多人和事,对一般人都有教育意义。柴先生又引《唐书》上李世民的话:“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他说,短短几句话,包含了修身、养家、治国、平天下的大道理。读史既增长知识,又提高人的修养。第一次见面,柴先生就给我很多启发。

先生专精正史,对稗官野史也很熟悉,知识渊博。有一次我拿一枚钱币向他请教。这枚铜钱,正面文字纵横读是“开元通宝”,背面没有字,却有一道新月型凸痕。“开元”是唐玄宗时年号,我怀疑这是不是一枚唐代钱币,也不知道这新月形凸痕有什么含义。柴先生看后告诉我,清代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中提到这种铜钱,就铜钱上的文字应环读为“开通元宝”是唐太宗时铸,比开元要早。字为欧阳询所书,背后的凸痕是因为制作首先将蜡样呈送皇帝审定。文德皇后看样时,手指甲不当心在蜡样上掐了一凹痕,后来浇铸时就出现了一道新月凸痕,倒成了这种铜钱的特点。柴先生说稗官野史笔记之类,所载虽不都是事实,但也有许多正史未载的史料。柴先生的话引起我阅读这类书的兴趣,直到现在我还常在闲暇时阅读这类书籍,确实常常引人入胜。

有一次我同柴先生闲续时,请他谈谈参加第二次赴朝慰问团时在朝鲜的见闻。柴先生谈到美帝在朝鲜的野蛮罪行时说:“我们称帝国主义是豺狼,一点不假,因为他们毫无人性。”谈到志愿军战士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与朝鲜人民一起抗击侵略军,他说:“真是可歌可泣呀,作家魏巍称志愿军为‘最可爱的人’,是最恰当的赞美。”柴先生爱憎分明的思想感情,溢于言表。

1955年秋,我去东北师大亚洲史进修班进修。行前柴先生为我写了两封私人介绍信。1956年夏,我因家事回苏州,去看望柴先生,他仔细询问了在东北师大的进修和生活情况、苏联专家的教学特点,问我在教学工作上我们有无借鉴之处。他盛赞党的培养中青年教师的政策和措施。19577月,我结束进修返校后,调到历史系工作。当时正值“反右”,柴先生因前一年在《人民日报》发表一篇短文《百花齐放中论一花独不放》(指书法艺术),也受到质问,柴先生有一天对我说,他一向拥护党的方针政策,他写此文目的在呼吁大家重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书法艺术而不是批评党,他相信党组织会理解。文革开始后,柴先生的身心受到严重打击,但他仍很达观。有一天我和他在一起时,他说:“有的同志一时想不通,我则始终相信党最后会把问题搞清楚,所以我决不悲观。”我十分钦佩柴先生这种坚定信念。

先生是蔼然长者,很关心同志。柴师母陈璧子先生同我爱人同在附中(今苏州十中)任语文教师,相处融怡。我爱人因孩子多、家务重、动过大手术所以身体不好。柴先生常常要柴师母多关心和帮助我爱人,我们一直铭感在心。

今年是柴德赓先生谢世二十周年,特就记忆所及,缀此短文,以表追念。
 

原载《青峰学记》,作者为苏州大学历史系副教授) 

 
Sk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