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德赓诗——《青峰诗存(1926—1931)》
来源: 《百年青峰》   发布时间: 2012-10-17 09:38   2123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青峰诗稿,分二部分。柴德赓原作后经过抄稿,整理。

                                  秋江晚眺   十五年1926

      临流高唱大江东,江水无情漾落枫。万马奔腾潮怒吼,群山隐约鸟飞空。 身浮沧海一舟小,日落波心万里红。留得此间清静地,不愁明月与清风。
 
与华邨同步湖滨 十六年1927
     一片市声听未休,垂杨深处散闲愁。凭君试望西湖里,万壑千峰水上浮。
 
   新葩渐上树梢头,绿柳丝丝映画楼。珍重流莺多爱护,风光待取及时游。
 
雨中送人归   十七年1928
   梧桐院落碧沉沉,怪底黄梅天未晴。最是难堪分手处,斜风细雨送行人。
 
端阳偕子行师及华邨诸君泛湖
   青山碧水一望赊,风送蝉声日影斜。忽忆故园今日事,分赠角黍到邻家。
        
返乡偶成
    山乡美景在清晨,万绿娇从雨后生。小鸟也知山水趣,枝头时作太平声。
 
坂前坂后稻青青,长路独横一草亭。最是幽人当晓起,坐看老农出前邨。
     
中秋前一日偕希贤、华邨泛舟
  烟波深处泛轻舟,飘泊随风亦自由。一样西湖一样月,输他明日是中秋。
 
      登凤凰山有感
 偶来高山上,纵横见峦冈。举头望天末,历历道路长。风云起江北,戎马正仓皇。大举歼劲敌,旌旗日月光。书生亦有志,苦乏救时方。慷慨怀壮思,蹉跎虑坐忘。俯仰不称意,谁识阮生狂。白日忽西徂,悠悠我神伤。何当挥手去,顷刻离钱塘。
 
      接家书闻变  十八年1929
  伤心沧海一扁舟,万里狂风起暮愁。明日钱塘江上去,双泪应向故园流。
 
      离杭州前数日为璧书萐,成湖上杂诗八首 存四首
  几年书剑滞湖滨,意气消磨万火轮。歌哭风尘谁作主,天涯多是飘零人。
 
  豪士风怀何处寻,欲从空谷觅知音。西湖春色半庸俗,惟有梅花识我心。
 
  学书未就剑无成,回首家园百感并。慈母泪和窗外雨,想来都是断肠声。
 
  久闻燕赵多豪士,便欲辞家更远征。尚有高堂老亲在,秋风岂独念莼羹。
 
      和友两首无题
  几番春雨逼花残,花自无心人自难。却向花前多致意,柔情能得几时还。
 
  真个而今成别离,那堪回首醉花时。酒酣不觉青衫湿,披发佯狂独赋诗。
 
      中央公园望月
  睥睨世间气未平,侯虫偏向耳边鸣。相期心事人谁在,独立秋风对月明。
 
        北平逢生日
    抛却西湖云水乡,北来风日近重阳。音书梦断故人远,京国气增游子狂。古道车尘化旧袷,清秋木叶着新霜。壮怀势欲凌霄去,来往云端览大荒。
   
二十二年一刹那,今朝生日便如何。田园寥落惟余泪,骨肉仇雠又一波。晴日长空催景色,秋风夜月泣山河。苦吟未敌飘零恨,独对黄花感慨多。
 
       返杭第三日偕璧游三潭印月 十九年1930
    叶底芙蓉好,潭中夕照明。风怀静里得,不共沙鸥盟。
 
    湖风动荷叶,晚雨洒衣裳。相看浑无语,四野起苍茫。
 
           返家三日清晨登保俶塔
    行色百仓皇,清晨览大荒。天风逐晓雾,初日上前冈。离别添新恨,殷勤理旧狂。下山在顷刻,归路指钱塘。
 
           到家三十五韵
    久客苦忆家,南来又踯躅。今朝到故园,突兀见蓬屋。疾趋上高堂,岑寂无童仆。老父出应门,见儿泪双落。道儿归何迟,儿母病床褥。声悽魂暗惊,步急心沥漉。入室呼慈亲,儿归侍汤药。母已闻儿来,启帐遥相瞩。呼儿坐床前,欲语声何促。儿去已一年,家业数倾覆。母年六十三,父已六十六。垂年不得安,反唇受欺辱。所望儿成器,雄飞不雌伏。信知儿志坚,无力供儿读。自儿赴旧京,母心日夜属。万里自迢迢,言书亦穿目。去冬江南冷,念儿衣衫薄。今岁多战争,念儿不安学。前月得儿书,云儿归未卜。中夜起彷徨,直至鸡喔喔。非不知儿艰,年老意未足。但愿儿归来,不计儿归速。日前得儿书,言归在信宿。道路多辛苦,况兹炎日酷。如何今日归,岂不念母弱。母言未及终,游子已潜哭。身世自悲伤,俯仰增愧恧。审视母容颜,骨形多于肉。阿父坐儿傍,起呼尝新粥。对食望老父,齿摇发亦脱。眼底起新愁,举目无亲族。小姪方解事,妞妮呼阿叔。豪气半消磨,万象成慘肃。忽见绿窗外,风摇数竿竹。四海滔滔日,借君伴幽独。
 
           无题 十一月十六号
   一封书带泪痕来,怪道北风昨夜哀。如我不祥何所恨,怜渠多病不禁摧。三更思入梦中路,千里魂惊劫后灾。最是伤心回首处,万千计划化尘埃。
 
   世路浩宽我独偏,平生怨恨苦相煎。难逢知己应成憾,未许多情亦可怜。不为人间留罪恶,空教俗辈说姻缘。如何今日仇与爱,一样凄凉到眼前。
         
补八月卅一号与其翔、世英诸君乘奉天丸北上于黑水洋赋此
   孤客秋云海上涛,征轮长去水滔滔。疏星时闪海天冷,雪浪平添意气豪。十载恩仇问黑水,一身轻重岂鸿毛。欄杆倚处正萧索,月落黄昏风怒号。
         
寒冬夜读
   黄昏把卷费沉吟,一字难安笔屡停。更鼓声残炉火冷,隔窗明月窥书灯。
 
          义桥访履德舟中遇骤雨 二十年1931七月九号
   三山云气挟飞雷,不放天东半壁开。果是狂涛捲岸去,濮阳风雨过江来。
 
Skype